呼和浩特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
天气预报:
谢荣霄 | 庙会的春天
来源:
编辑:谢荣霄
日期:2017-02-09
    庙会毕竟是庙会,那份热闹和嘈杂,自然是必不可少的。少了它,反会失落。但今年的春节元宵庙会,却又添了别一番风韵。除去热闹和嘈杂,更有满树烂漫绽放的“桃花”,将庙会装点的春意盎然。

还是腊月底,工人们便冒着冬日的严寒,将一束束的仿真桃花固定在行道树和灌木丛上。于是,旧城大北街、大南街和大召广场等地就变得花团锦簇、美不胜收。时值冬天,虽无蜂蝶前来花间飞舞,却也引来人们的无数赞美。在塞北寂寥的冬日,这些彩云、流霓般的花儿,仿佛在某个清晨骤然盛放。那种欣喜之情,自是不言而喻。无数娇艳的“桃花”,给生活在冬日青城里的人们,带来了春天般的喜悦。热闹的庙会则在美艳的“桃花林”中拉开了绚丽多姿的大幕。


草原歌曲悠扬的旋律,从古老的席力图召东边传来。 一位脸庞圆润的年轻歌手,扎一根小小的马尾辫,身穿一件亮闪闪的红黑两色的演出服,在舞台上卖力地演唱着。这是一个溢满热情的小伙子,一位知名的本土歌手。他那圆润、婉转、嘹亮的歌声,在舞台四周回响。观众群中不时迸发出一阵叫好声。对于众多市民和农民来说,很久没有看到如此贴近百姓的演出了。他们,也许忆起了旧日唱社戏的情景。他唱的是流行歌曲,但许多老年人显然还是接受了。毕竟,他的嗓音是那么地动听,人也是那么地可爱啊。


生活本就是五彩缤纷的。这位可爱和活泼的年轻歌手走下舞台后不久,一台古老的山西梆子开始登台亮相。对许多老旧城人来说,山西梆子高亢、激越的唱腔,也许听起来才那么地顺耳。但有几位年轻人却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耳朵。大概嫌太吵了,以及那程式化、呆板的表演……这一点儿也不奇怪。生活本就是多姿多彩的。唯其如此才可爱和真实。


蒙尘的大红躺柜、八仙桌、彩绘小柜、马灯、油壶、白茬皮祅、木斗、纺车,等等,这些残旧的老物件,曾经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。如今,它们颓唐和寂寞地待在展台上,散发着古老的生活气息,供人们参观和欣赏以及怀旧。在游人的喟叹和感怀声中,它们逝去的生命仿佛重新苏醒,背后隐藏的故事也重新变得清晰。也许,这时人们会恍然大悟,我们的生活就像一条流动的河流,本就从未断流过。


然而,老物件毕竟离我们的物质生活愈行愈远。庙会上的数不胜数的地摊,却带着真实又新鲜欲滴,宛如水果芳香的生活气息,叩击着百姓的心。长长的人流、长长的地摊,从大召广场东侧的北头伸展到南头,从大召前街北头延伸至史家巷南头。各色货物应有尽有,叫卖声此起彼伏。多么沸腾的生活场面啊。崩爆米花儿的、现场做玉米膨化棒的、磨辣椒面的、棉花糖的,这些底层民众,以自身的乐观、坚韧和勤劳,赢得了人们的关注。看他们自信的表情, 我突然意识到,他们不正是春天里一道美丽的风景吗?!


刹那间,那些烂漫开放的“桃花”,无比美艳的花儿,在我眼里,竟有些褪色了。世间的一切,似乎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。无疑还是重要的。关键是,当我久久注视着那个崩米花小伙被熏的黑黑的脸和黑黑的手,以及摇动崩爆米花机的情景,那一张圆润的、善良甚至有些卑微的脸,竟是那么地令人感动,甚至使我忽略了身边的一切,包括那些金碧辉煌的飞檐翘壁,和那些漂亮的小车和高耸的房子。


我常常思忖,生活意味着什么?是世俗的欢乐还是山间的静修?是柴米油盐还是棋书琴画?是舞台上的光鲜还是台下的艰辛?是一地鸡毛还是庄重朴素……. 从人流熙攘、热闹非凡的庙会中,我并不想试图寻找到答案。然而不经意间,却仿佛有所收获。从一些小人物的身上,我收获更多。昨天、今天、明天,生生不息,生命之河永远流淌着。


噢,庙会里的春天,不仅开放在那些美艳的“桃花”上,还开放在孩子手中的五彩风车上,更开放人们的心头。塞北的春天近了,满城的山桃花也快开了吧。

 

附件下载: